登录 注册

psychological salon

咨询手记

如何用心理学角度看待压力?
如何用心理学角度看待压力?

大家好,我是渡仁心理的大仁君,很高兴能用这样的方式和大家交流。因为我本身是从事心理咨询行业的,在工作中会遇到很多因为压力导致的心理问题。今天我就从心理学的角度给大家谈一谈压力这个问题。


心理学上,对压力的定义是:压力源和压力反应共同构成的一种认知和行为体验过程。压力源是现实生活要求人们去适应的事件。压力反应包括主体察觉到压力源后,出现的心理、生理和行为反应。从心理学角度看,压力应当是一种经验到的东西,它无法抛开主体而单独存在。假如一个事件发生了,但主体对其漠视,毫不关心,或已经意识到刺激的存在,但认为不值得认真对待。这时,压力就无从谈起。





按对主体的影响,压力源可分为三种类型:


1

生物性压力源,是直接影响主体生存和种族延续的时间,比如:躯体创伤或疾病、饥饿、性剥夺、睡眠剥夺、噪音、气温变化等;

2

精神性压力源,是直接影响主体正常精神需求的内在和外在事件,比如:错误的认知结构、个体不良体验、道德冲突以及长期生活经历造成的不良个性心理特点(如易受暗示、多疑、嫉妒、自责、悔恨、怨恨)等;

3

社会环境性压力:是直接影响主体社会需求的事件,又分为纯社会性的社会环境压力源,如重大社会变革、失恋、离婚、家庭长期冲突、战争等和由自身状况造成的人际适应问题等社会环境性压力源。

压力源的存在、个体的生理状态、心理背景和社会生存环境,都是产生压力的必要条件,但这些条件本身并不是心理形式的压力。我们体验到的压力,实际上是另一种心理历程,也就是我们内心的冲突和伴随其而来的强烈情绪体验。


心理学家勒温和米勒根据冲突的形式,将内心冲突分为以下四类:

1、双趋冲突:当两件有强烈吸引,但两者又互不相容的事物出现时,人的内心并形成了双趋冲突的局面,用中国俗话来说就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2、趋避冲突:当一个人想达到一个有吸引力的目标,但达到该目标却有极大危险,这时,便进入了趋避冲突的境界。比如,一个人想结婚,但又害怕承担婚后的种种责任,失去某些自由。

3、双避冲突:当一个人面临两种不利的情景时,便体验到双避冲突的压力。比如,下岗,必然失去固定的收入和稳定的工作。人们遇到这种情景,往往长期不能决策,最后“听天由命”,陷入被动境地。

4、双重趋避冲突:有两种可能的选择引起,当两种选择都是既有利又有弊时,面对这种情景,人们就会处于双重趋避冲突中。比如,一个工作机会工资高但没有发展前途,另一个工作工资不高但发展前景好,当一个人面临这种情况时,不论选择哪个工作,都有利有弊。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不可避免地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压力,我们在与压力相处的过程中,慢慢适应它的存在,这种适应虽然会消耗我们的生理和心理能量,但这种消耗在正常范围内,我们能承受的住,所以不会导致身心崩溃。但是,一旦我们面临的压力,由于强度太大或持续时间太久,超出了我们的承受范围,我们无法适应,健康状态就会遭到严重破坏,从而产生某些生理或心理问题。


以上是我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解释压力的,也欢迎大家多多沟通交流,我们共同成长、共同进步!


个人作品集
2019-12-11 - 渡仁詹宗熙日志|亲子正念


1

日志

从孩子小时候打预防针开始,我心里都有奇怪的冲突感......

「打针明明就很痛」,但旁边的阿姨都说「不会痛」!

「痛就会想哭啊」,但路人的阿姨又说「不可以哭,给人家笑」

「会痛说不痛」、「想哭又说哭会被笑」。孩子的情感教育好难作,我心里想。

协助孩子认识自己,允许表达是第一步,帮忙孩子在说的过程中,建构自己以及够过他人的回应了解关系。

其实,沃每次打针都哭天抢地⋯⋯天崩地裂。

即使前一星期、前三天、前一晚到前一刻。

我:「星期天早上的时候要去打针喔,我会陪你」「我们可以讨论怎么陪你」

沃:我不要!

我:这不能选,我们要有保护自己的疫苗在身体里...但你可以选,我怎么陪你...

协助孩子建立安全感以及适应社会规则,界线清楚是重要且必须的。清楚的界限,帮忙孩子避免不断试探界线而失去安全感。

就这样每次、每年都哭...还没打就开始,屋顶要掀了那种...

2

日志

前阵子学校发流感疫苗同意书,我和沃讨论「学校要打流感疫苗」的事。

沃:「我不要打针」。

讨论后,我们决定问老师,父母是否可以陪伴。老师的弹性很大,她的「好」给了我们一个安全的心理空间。

那天来了,沃打针。嘴里一直喊着nono nono,身体僵硬不动。全班都打完了,不得不上场。

我牵着他的手,抱着他。顺利完成。

第一次,打针没有哭。看着他和同学聊天笑着进教室。却觉得没哭真是让妈妈失落......

回家后......

我:我很好奇......我陪你和没有陪你有什么不同?

沃:这样我比较不会哭!

我:我以为我陪你你可以放心哭。

沃:我只有皱眉头啊!

3

思考

和沃讨论过程中他做的练习以及大脑中想的事......

1.亲子正念中的呼吸练习

每天睡前必备活动,做了2-3个月,本来觉得看不到效果,在此时用上。与孩子共同进行儿童正念,父母要一起做是首要的重点,平时生活中协助孩子与自我的身体感官多做些连结,例如:搜集环境中的声音与气味、感受身体肌肉紧松或呼吸的速度都是可以开始的地方。

2.告诉自己可以哭,哭本来就是很正常的

每个人表达情绪都是正常的,透过哭孩子传达的是情绪,而不是事情。沃每次打针时惊天动地的哭,都是情绪表达的一个方式,与孩子的情绪连结,帮忙孩子前额叶皮质可以工作,可以协助孩子在这个事件上整合。

3.感觉妈妈在旁边,就可以比较舒服了。

孩子终究是要离开父母的羽翼,但从亲子互动中,孩子可以透过经验的整合,对自我有健康的认识。帮忙适应未来没有父母时时刻刻的生活。


2019-12-06 - 渡仁詹宗熙日志|如何让孩子建立规则


有一阵子,我常观察在公园玩耍的孩子,怎么和玩伴说再见。

『我数到3,我们要走了。1…2…3...走了』一个妈妈强硬的语气说。

但孩子玩得兴高采烈,数到3时仍继续往着另一个游乐器材走去,家长只好一手抱起,让孩子哭着离开。

但更多场景,是这样像沃看到的这样

沃:妈妈,很多妈妈都这样⋯⋯他们要回家的时候会和小孩说,如果你不走,你就自己留在这里,我先走了。

我:哈哈哈,你有发现哦。

沃:对啊。

我:那你有什么感觉?

沃:真是一个坏妈妈,她不知道晚上有很多野狗在公园吗?

我:那你看到这些小朋友的反应是什么?

沃:他们可能觉得自己很丢脸,快点走下来,去找妈妈。

我:听起来这个方法很有用。

沃:年纪大的不会怕啦!他们已经习惯了。但年纪小的,像弟弟一样的就会怕。

和沃的谈话,让我想起在依附关系中所谈的教养。



2

日志

用『威胁』的行为或语言来管教孩子,不管是明确的语言,或是口语吓人的暗示,像是作势要走的姿势、表情都会刺激孩子的下层脑,杏仁核被激发,也会导致亲子双方情绪高涨。

如果五岁的孩子想留在公园玩耍不想回家,你站在他的前面大声的告诉他:『现在马上回家!再不走,就把你丢掉喽。』这是在刺激他的下层脑,孩子感觉到你的情绪威胁,他的肌肉变得紧张,呼吸变得急促。他理性思考的能力,没有机会学习。原因就在于我们无法同时让下层脑跟上层脑一起工作的时候,下层脑就会变成主宰。

透过恐惧式的教养,孩子虽然很快可以就范,但是无法透过上层脑学习如何做选择,如何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想事情,为下次面临选择时做准备。

更重要的事,孩子在经验中感觉到自己的需要被拒绝。照顾者这些语言以及行动传递着:你的痛苦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快点停止。

这些情绪被否定的孩子,会学习到,对他人保留感受,因为过去经验中,当他们寻求协助时,会感到被拒绝、羞耻、或让父母生气。这也会在与他人建立亲密关系上,造成困难。

当孩子透过哭闹传达『对规则的抗议』、对事情本该如此的『抗议』,照顾者可以怎么做呢?



3

思考

一、表现你对孩子的尊重,给予大量的同理心,保持开放的态度,让孩子知道威胁并不存在,可以放松下来。简单的方法轻轻的让他靠近你,身体的接近,听听他说他目前的感觉。

二、光是说出来情绪与感觉,一个人的恐惧跟愤怒的程度就会降低。孩子情绪可以安抚,他开始接管他的行为、觉察自己的情绪。我们才有机会和孩子讨论策略。

三、和孩子讨论策略。较小的孩子可以给予较多的选择选项,较大或自主性较高的孩子,可以给予较大的空间去思考和讨论。


如此,孩子在过程中学习,可以帮还孩子发展同理心、责任心和道德感。但这是个

需要『不厌其烦』的教养,需要多做几次,帮忙孩子发展新的大脑回路。


是谁偷走了甜蜜和爱,宗熙老师告诉你,扫码报名!


2019-11-29 - 渡仁詹宗熙日志|谈谈原生家庭对我们的影响


收到培训机构邀约讲微课,题目是: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在思考过程有一些反思和大家分享:

首先,原生家庭的议题已有许多信息(文章、书籍)的传播,我想多数人都有些理解,甚至形成论述是:『人要自我成长、要改善亲子关系,一定要处理原生家庭的纠结。』

的确原生家庭的影响无所不在,举凡我们的食衣住行、就读学校科系、职业选择、人际互动挑战等,无不受到原生家庭的影响。甚至我会说:如果你想深刻体会原生家庭的影响,最快的方式就是进入婚姻,然后有机会抚养孩子。你就会看到原生家庭影响的力道,是深深烙印在我们身上。

所以会听到:『我小时告诉自己,长大不要用我父母的方式对待孩子,怎么......』、『我总提醒自己未来婚姻不要像我父母,怎么......』。在关系中许多的发生,都彰显原生家庭的影响甚巨。

然而,『原生家庭的影响』就都是负面、要除去的吗?会受到原生家庭影响的人就代表没有自己想法、脆弱、不够独立自主吗?


在心理健康的领域里,仿佛『原生家庭』这四个字成了一个人要成长的阻碍,如果要提升身心灵,就要除去而后快的绊脚石一般。而多数父母也往往被无形冠上『不肯放手』、『会耽误子女』的标签。

因此,在『原生家庭的影响』这命题,除了上述之外,也可以不同思考:

1. 『例外』的存在:人们除了会被影响之外,也会主动积极面对问题、影响问题。像是一位爸爸谈到对于大声训斥孩子的懊悔,很讨厌自己暴躁的脾气,也觉得很挫折和自己爸爸的严厉好像,还谈到小时候常常被爸爸责打。但我留意到他暴怒、摔东西,就是没有动手打孩子,就好奇问他:虽然会不喜欢自己像爸爸的暴躁脾气,也看到孩子的受伤,但是你是怎么办到没有出手教训孩子,没有让孩子经历你过去被对待的经验?

2. 看见人与家的演化历程:当有机会从『个人』转向『世代』时,往往会看到每一世代都尽力去让下一代更好,每一世代都朝向着渴望与梦想前进。『我希望我的孩子过得比我过得更好!』、『不希望他经历过去我所经历的伤害!』,这是我常常听到父母未曾说出口的渴望与期待。

3. 关系的修复与连结:谈原生家庭的影响,不是因为人们脆弱、没有能力,而是因为那是我们重要的关系、重要的家人。


所以如果要去谈『消除』会是困难的。可以多做的,是与『自己』、与重要『家人』的重新『连结』与『修复』,让停滞的关系可以流动。


在访谈中,有时会这样对话:如果你爸爸或妈妈在今天参与我们的讨论,听到你跟我分享:一直很努力、不放弃建立一个不一样的家庭,以及学习心理学想要带给孩子不一样的童年,以及不想复制父母婚姻的冲突,不知道你爸爸或妈妈,会有什么样的表情?有一句话想告诉你的会是什么?有什么是你想回应的?看到人们谈原生家庭的遍体鳞伤底下,是深藏满满的情感,也理解了『离家是为了准备回家』。


作者简介

ABOUT THE AUTHOR

詹宗熙



美国Antioch University, Santa Barbara 临床心理学硕士 ( 婚姻与家庭治疗取向 )


• 对话促谈者


• 美国后现代心理学陶斯学院会员(The Associate of Taos Institute)


• 茵特森创意对话中心/国际合作取向认证培训课程(International Certificate Collaborative-Dialogical Practice, ICCP ) 教学团队。


• 成都渡仁签约心理培训师、咨询师、督导师,以及深圳巴士集团员工服务方案(EAP)督导。


• 内政部警政署警察通讯所心理辅导谘询委员、花莲县警察局心理谘商顾问、花莲地方法院家事法庭特殊个案研讨指导老师。


曾任:

• 卫生署玉里医院临床心理师(全职&兼职) 2003年~2014年。


• 花莲&台东县社会处性侵害暨家庭暴力防治中心、花莲&台东家扶中心、花莲妇女中心等机构特约心理师,国立东华、花莲教育大学、台东大学等学校特约心理师。


• 美国加州Salvation Army成人复健中心(药酒瘾戒治)心理治疗师2001~2002





2019-11-28 - 渡仁詹宗熙日志|做一个不够好的父母


作为一位后现代心理工作者,并在中年成为两个孩子的父母,对于心理工作的方式与思考,有很大的思考和调整。


这个思考,是来自不同角色的转换(从心理师到父母),以及投入(从旁观建议到把屎把尿,从父权到母职),感受到父母角色的不易,以及面对一个孩子与二个孩子的挑战,并要兼顾工作、伴侣关系、独处等多重困难等。


这些历程,让我对于『什么样的心理取向、什么样的陪伴路径可以帮忙?』,或面对为人父母挑战的来访者,有更多不同思考。


但也留意所处的主流氛围对于父母有着超过所能承受的重量,例如:多数亲子书籍都在『指导』如何去教养,甚至恫吓如果父母做不到…...会影响孩子未来…...等等。或者,也常会听到:『当父母的不会教养,就不要生』等言论。


殊不知,我们的『什么都知道』,会让父母如履在『无知』、『无能』的薄冰上。


当然,这些行动也许出于关切与善意,也深深相信许多书籍、言论也有其重要知识和价值。不过,除了建议、指导、负面标签父母之外,是否也可以有些不同?


首先,当只看父母的缺失和问题:『做得不够好!』、『没有能力』时,往往让父母处在挫折与无能为力里,更会让父母更不知如何行动,甚至也可能影响亲子关系冲突。


再者,当我们传达要好好对待孩子、看到孩子宝贵之处时,却往往忽略父母也是需要被理解、被滋养的。每个做父母的,都有多元的面向,除了有需要调整、缺失部分,也有其做得不错、已经在做的地方。相信当父母被善待、被理解时,也会容易去行动、去增进亲子关系的流动。


『改变』并非是一蹴可及,那是从『已知过去』到『未知未来』的巨大鸿沟要跨越,是需要力量、需要他人支持一步步跨越的。当人们可以先立足在安全、有力量、被支持的位置,在准备要跨越改变、成长的巨大生命鸿沟的那一步,人们会走的更稳、更踏实,也比较不容易放弃。


作者简介

ABOUT THE AUTHOR

詹宗熙



美国Antioch University, Santa Barbara 临床心理学硕士 ( 婚姻与家庭治疗取向 )


• 对话促谈者


• 美国后现代心理学陶斯学院会员(The Associate of Taos Institute)


• 茵特森创意对话中心/国际合作取向认证培训课程(International Certificate Collaborative-Dialogical Practice, ICCP ) 教学团队。


• 成都渡仁签约心理培训师、咨询师、督导师,以及深圳巴士集团员工服务方案(EAP)督导。


• 内政部警政署警察通讯所心理辅导谘询委员、花莲县警察局心理谘商顾问、花莲地方法院家事法庭特殊个案研讨指导老师。


曾任:

• 卫生署玉里医院临床心理师(全职&兼职) 2003年~2014年。


• 花莲&台东县社会处性侵害暨家庭暴力防治中心、花莲&台东家扶中心、花莲妇女中心等机构特约心理师,国立东华、花莲教育大学、台东大学等学校特约心理师。


• 美国加州Salvation Army成人复健中心(药酒瘾戒治)心理治疗师2001~2002




2019-11-21 - 心理咨询师成长日记——咨访关系



前两天咨询师培训班考试,只有一道题:“谈谈你对咨询师与来访者关系的理解”。考试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于是我努力回忆着之前四个月以来上课学的内容,手写到酸完成了考试,但也仅仅就是完成考试,更多的是书上的,别人的理解。

记得好几个月前,我要给客户打电话,我内心是抗拒的,打了一通又一通电话。我害怕和陌生人打电话,于是我拟了一个通话稿,把我要说的都写在上面一方面,稿子修改了一次又一次,上面的内容也说的越来越顺畅,但聊出结果的很少,打电话也仍然让我有些煎熬。一方面,我不知道该如何和对方建立好的关系,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那些话;另一方面,我意识到我内心有着对与别人建立关系的拒绝。

后来上咨询课的时候,学员之间要模拟演练,一开始我的模拟演练做的并不好,当时的情形是:

我:“你好,你今天到这里来,是想解决什么样的问题呢?”

来访者:“我是一个话剧演员,在剧组里担任主演,这次我们领导想要换个主演,我感觉很难受,明明那个人不如我。”

来访者:“我从小到大一直都很优秀,所以别人夸我我都觉得没感觉。”

我的内心:“我也没这么优秀过啊,完全体会不到啊。”

我没有办法理解到她的痛苦,后面的模拟并不顺利。

心理咨询的五大态度要求我们做到:真诚、尊重、热情、共情、积极关注。此外还有一个建立关系的基础是接纳。我在一次一次的沟通中逐渐发现,如果一开始就不能接纳对方的话,是很难做到真诚、尊重、热情、共情和积极关注的。在无法做到接纳的情况下,其实是很难去好好思考对方说的每一句话的,也就很难去发现对方内心的资源和闪光点。

还有一次模拟,我的来访者带来了一个案例:

来访者:“我最近失眠很严重。”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来访者:“两个月前我老公破产了,还欠了一屁股债,现在我们天天被催债的找,根本睡不好。”

我的内心:“现实问题我也解决不了啊。”

中间我一度问不下去了,并且一直强调,心理咨询可以帮助你解决心理问题,但是现实问题我们爱莫能助。最后好不容易熬够40分钟模拟时间,终于能松了口气。

我意识到我有点太在意她的现实问题了,其实对方完全没有说要我帮她解决还贷问题,反而我自己一直很紧张,忽略了她对于失眠问题的痛苦、影响以及想要摆脱那种糟糕状态的愿望。

对于像我一样的初学者咨询师来说,咨访关系是极其复杂又微妙的,一般来说来访者都希望自己是咨询师最重视最关心的人,但咨询师得先过了自己这一关,在内心接纳来访者,真正的去重视和关心来访者。


2019-11-19 - 常说“我不行”的人,你可能真的不行


生活中,工作中,我们常常会听到有人说自己“我不行”。

我不行,似乎成了一种万能药剂,避免尝试,少担风险,规避责任

但是,我不行就真的如此所向披靡,无往不胜吗?

对此,我表示深深的怀疑

我们有没有去体会过,当我们去谈及我不行时,我们的感受究竟是什么?

有人说,当然很好啦,我每次说我不行,领导只得无奈地将工作交与其他人,我自己的事情自然就少了,也不用担那么大的责任。

确实,好像我不行在很多时候,真的帮我们解决了好多的问题,但会带来一些什么其他的影响吗?大家有没有认真思考过?

记得我上高中时,英语老师有一句口头禅:谎话说千遍,也会成为真理。正所谓三人成虎不管你是真不行还是假不行,长期以消极的心态给自己找借口,行你也会变得不行,这就是心理暗示的作用。

心理学做过这样一个实验,是说有一个人本来精神饱满,但是接下来心理学家安排了10个人和他打招呼,并且都对他说,你看起精神不好。一开始两个说这个人精神不好的时候,他还不相信,但四五个人说的时候,他就开始怀疑自己真的精神不好,最后当十个人都说他精神不好的时候,原本精神很好的这个人,一下就感觉要跨了,死气沉沉的,真的就像丢了魂一样的感觉。

长期不断强化我不行这样的想法,短期看似我们收益了不少,但是长期来看,对我们来说真的有可能是得不偿失的

首先,当我们不断告诉自己我不行的时候,我们可以心安理得的呆在我们的舒适圈,这种合理化的方式让我们很难尝试迈出我们的舒适区,进入到拉伸区,我们固化的部分将变得更加的坚固,而更不易获得成长。

如果我们留心生活,我们会发现很多这样的状况,我有个朋友方向感不太好,她总是告诉自己和他人,我方向感真不行,从来找不到路。后来有一次我和她认真讨论了一下这个问题,她发现,她确实有方向感不太好的时候,但其实不总是这样,但是当她用我方向感不行给自己定义时,即使出现差错,别人也不会指责她。久而久之,这似乎变成了一种模式,一种让自己可以更舒适的模式,同时,在她不断表达自己方向感不行的时候,她老公总会在他身边变成可以提供她便捷的那个人,这样的支持似乎让她更心安理得的呆在自己方向感不行的体验与思考中,直到我们谈到这件事,她试探性的跟我说,我想试试。下次当我再出现我方向感不行的时候,我可以尝试告诉自己,我不用急于给自己这样的评价和标签,我可以尝试允许自己有一个去走出舒适区的机会。是的,给自己一个走出舒适区的机会,这样的思考何等的重要,如果下次你也再次涌出我不行的这个念头,你是否可以先进行一个自我觉察和反观,同时,告诉自己不用那么快给与自己一个评价,而是允许,我可以给自己一个尝试的机会去走出我们的舒适区。




加载更多...